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新浪微博腾讯微博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信息热线

  • 妇女维权: 028-12338
  • 家暴热线: 028-16838198
  • 法律咨询: 028-86255351
  • 妇女发展: 028-86252068
  • 儿童工作: 028-86253611

初当“妈妈”——巴中“爱心妈妈”的温暖讲述【二】

2018-03-01 10:50:03| 发布者: 妇儿工委|来自: 关爱明天网

1.jpg

下两镇柑树坪村“爱心妈妈”活动室中,魏冬梅和孩子们一起玩游戏

    “已经正式上岗担任‘爱心妈妈’的老师们,尽心尽责,爱岗敬业,很快进入角色。”提起45个贫困村目前上任的 “爱心妈妈”,熊光林点了个赞。市关工委联合相关部门通过多次招聘、面试、复审等方式,确定了每个贫困村的“爱心妈妈”人选,最终找到了一群年龄在30岁以上,学历以大专文化为主,性格和善的爱心妇女担任“爱心妈妈”一职。

一大早赶到“妈妈”身边

    寒冬时节,下两镇柑树坪村已经飘起了雪花。“爱心妈妈”活动室外的院坝里,地上堆积的雪块形成一道“冰河”,不怕冷的几个小男孩正用手拍着冰块玩儿,旁边等待的爷爷奶奶连声吼道:“别玩啦,小心感冒!”穿着深色羽绒服的男孩毫不在意的搓搓冻得通红的鼻头,瓮声回道:“才不会呢,我身体好得很!”

    柑树坪村是巴中市“爱心妈妈”试点村之一,这里的老师是魏冬梅,她正带着几位老师布置活动室,将桌椅挪开,再将前台放音响的地方空出来,活动室一下空旷了许多,她站在门口拍手道:“孩子们快进来,咱们活动开始啦!”话刚说完,门口还在玩雪的孩子呼啦一下涌进活动室,大声欢呼:“开始啦开始啦!”

    近20个孩子正在跳舞,前排年幼的小女孩特别灵活,呆萌可爱,见镜头扫到了她,一时间手脚僵硬起来,一旁观看的奶奶笑着说:“平时这孩子跳得特别好看,今天看见相机拍照,紧张了。”这位老人并没有讲什么大道理,只是不停强调道:“村里有了这个‘爱心妈妈’活动室真是太好了,孩子每周六一大早就起床,催着我们送她来这里。”

    刚跳了几句歌词,音响忽然没有声音了,孩子们一脸茫然的时候,旁边个子瘦高的男子提着一台重音响走过来把电插上,待音乐响起之后又提着换下的音响默默走开,他是村支书林近荣,也是魏冬梅的丈夫,一直大力支持“爱心妈妈”的活动,支持自己的妻子成为村里留守儿童的“妈妈”,村里的活动室还比较简陋,林近荣和乡镇关工委一起,正在为提高村里活动室的设施而努力。

想念  让我留在你们身边

    周日一大早,铁佛镇的观山坪村“爱心妈妈”活动室里,谭琼正手把手带着孩子们剪纸,10多个年幼的孩子围着圆桌紧紧靠在一起坐着,眼巴巴的望着“谭妈妈”手指翻飞间剪出的漂亮剪纸,谭琼旁边的孩子着急的把下巴枕在她手臂上,小声念叨:“我怎么剪不出来这么漂亮的花儿?”谭琼看着周围一群望着她的渴望眼神,忍不住揉了下孩子的头发,笑着安抚:“别着急,慢慢来嘛。”

    本职幼教的她很擅长和孩子相处,在她的指导下,孩子们慢慢静下心来剪纸,“今天前来的孩子年纪都偏小,但你不能轻视他们,这些孩子聪明着呢。”和魏冬梅不同,谭琼本身担任“爱心妈妈”一职起初是“被迫”的——作为村上的妇女主任,上级领导“直接将重担扣给了我,那时候我特别不情愿。”

    谭琼以前除了自己的孩子,并没有照顾过其他孩子,刚接下任务时,她又担心又惶恐:“我什么都不懂,能当好这一大群孩子的‘爱心妈妈’么?”幸而她有着幼教的基础,又加上爱问,自己喜欢摸索新的教育方式,所以一段时间下来,已经和孩子们打成了一片。

    现在的她再也不是“被迫”,而是心甘情愿的成为孩子们的“爱心妈妈”,近期流感横行,她年幼的女儿已经因为流感住院,按说周末该去医院看望女儿,可想到村里的爱心活动室还有十几双盼望的眼睛,她还是选择前来照顾这群孩子,“女儿问我,为什么不理她,要给别人当妈妈的时候,觉得很心酸。”谭琼望着这群孩子,又叹了口气:“我的女儿短时间不见我就这么想念,这些孩子几乎整年都见不到自己的双亲……虽然目前只和孩子们相处了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,我觉得已经和自己的孩子没什么差别了。”

“妈妈”走进45个贫困村的孩子心里

    “爱心妈妈”称呼很温暖,实际上是很辛苦的工作。为了完整掌握村里的留守儿童情况,每一位爱心妈妈几乎都要去每一个孩子的家中家访,有的偏远家庭甚至需要徒步1、2个小时。而正是深入到了每一个孩子的家中,这群“爱心妈妈”才真正直观到了这些家庭存在的各类问题。

    “他不说话,甚至不敢看我的眼睛,对我的问话没有任何反应。”提起自己家访一个6岁小男孩小林(化名)的家庭,魏冬梅印象深刻,“我站在他旁边看他写作业,提醒他一道题做错了,他连笔都没有动一下,并不知道为何,在作业本上涂了一串的黑疤。”对小林的第一次家访让魏冬梅铩羽而归,“我只是问了几句他的情况,他开始时不说话,后来忽然就哭了。”回想起来,魏冬梅说自己当时“被吓到了”,她从没想过这些孩子存在如此严重的交流障碍和内向性格。

    一次不行就再去一次。魏冬梅想着自己就算没有经验,多多和孩子交流,“混个脸熟也有用吧。”结果,一个多月的时间下来,这个孩子带给她大惊喜:会小声却坚定的回答问题,会主动找她说话,会叫她“魏妈妈”。“我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,他叫我‘妈妈’时,我忍不住哭了。”

    谭琼也在和孩子相处中发现了许多问题。“我习惯了从小关心女儿的生活和学习,也会对她进行些基础的课业辅导。但是和这些相处时就会发现,他们的行为习惯,以及作业完成度都存在问题。”谭琼想了下,委婉的说道:“你从他们身上能感觉到,没有妈妈的孩子和从小妈妈就在身边的孩子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   大概是幼教的职业习惯,她非常在意孩子们的行为习惯和心理辅导。“就是在平时相处中多引导孩子们发挥自己的动手能力,增强他们的耐心,如果孩子们愿意听就继续,不愿意就换种方式,总之要让他们能接受。”

    刚成立的“爱心妈妈”活动室还不成熟,就跟魏冬梅一样,这批“爱心妈妈”在工作群里互相通报情况,询问大家的意见,找出解决办法,提出一些新的活动建议。哪怕大家的意见很“幼稚”,大家也能互相鼓励,交换可行的措施,致力于将这个关爱活动一直做下去。“这份公益性岗位补贴很少,时间又要占用周末时间,本来我们还担心没人愿意来,没想到踊跃报名的人不少,大家的积极性非常高!”提起当初刚招聘“爱心妈妈”时的情景,市关工委活动负责人表示,“有了她们,这45个贫困村的娃娃都有了‘妈妈’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2问“爱心妈妈”•路径新在哪?

    一是出台政策,试点先行。出台《关于在重点贫困村开展选聘“爱心妈妈”试点工作的通知》,在44个重点贫困村每村开发一个“爱心妈妈”公益性岗位。 

   二是统一标准,明确职责。“爱心妈妈”优先从建档立卡贫困户中的青年妇女中选聘,着力解决 “家庭教育缺失、社会教育缺失、课业辅导缺失、交往交流缺失、安全意识缺失”等问题。 

    三是落实场地,兑现待遇。在村委会、村小学或“留守儿童之家”开展活动。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办法,落实公益性岗位 补贴,补贴标准按全市上年度最低工资标准的30%执行。